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历史穿越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323 活牲先生
    日出。

    朝阳从天穹的东边露头,散发着温煦,照亮了圣胡安河的两岸。

    平缓的河面上有长排的小艇正在有序而缓慢地溯流。

    她们共十八条,其中六条相对大,支立着高桅,张挂着纵帆。

    每条帆船的身后都拖着两条小艇,一左一右,有水手掌舵,控制方向。

    在为首的帆船上,巴托古怪地看着船桅尖上吊着的那个人。

    他应该是个年轻的男人,短衫,短裤,身材还算健壮,脸上蒙着麻袋。

    昨晚从纳尔逊那回来,洛林要巴托趁夜去陆军营地摸一个祭河的活牲,信息精确到身材、长相、宿营位置,还三令五申要蒙脸,要把军装脱掉,全部脱掉。

    巴托当然照做。

    他带着德雷克的老人们趁夜摸进陆军营区,不一会就刀枪上膛,大摇大摆地扛着人走出来。

    然后船上就多了这么个白色的吉祥物,不知名不知姓,商会的人都亲切地称他为【活牲先生】。

    活牲先生一开始很聒噪,从巴托把他从营房里扛出来时就聒噪,骂骂咧咧,吵闹不绝。

    但洛林严禁打晕他,巴托只能忍着,只在绕绳的时候多用了三分力气。

    吊上桅尖文十分钟后,活牲先生就不吵了,开始求饶,因为他呼喊了登陆部队中所有巴托认识的人名,可直到行军开始,也没有一个人来救他。

    巴托隐约觉得那些桀骜的陆军变得比昨天好相与了许多。

    无论是搬运物资还是推船下水,他们都抢着做,至少在德雷克的水手操船的艇上,绝不用操船手们劳动一根手指。

    这大概就是河神的馈赠。

    船队在河上漂,缓慢?稳定地溯流?大约行了五公里,两岸的树林已经茂密起来?连排的榕树探出气根?郁郁葱葱,几乎看不清沿着河岸艰难行军的陆军们。

    洛林突然把巴托喊过来?掏着耳朵,难得痞相。

    “巴托?麻烦活牲先生仔细回忆一下鹦鹉的叫声?要是实在想不起来,就往他脚踝上各挂一百克面粉,帮他回忆。”

    巴托一脸的痴呆:“船长,回忆鹦鹉叫”

    “怎么了”

    “为什么”

    “鹦鹉的特点是会说话。”洛林认真地想着理由?“而且在旱鸭子们的眼里?海盗就该是独眼,钩手,肩上停着鹦鹉。我做不到前两样,至少要做到第三样。”

    巴托恍然大悟:“原来船长要捉鹦鹉!”

    “美洲丛林盛产金刚鹦鹉,不过那是活牲先生在下一个100克才需要考虑的事。”

    “得令!”

    不多时?圣胡安河上飘荡起声嘶力竭的怪叫声。

    “嘎!嘎!饶命啊!海盗会长先生!嘎!嘎!”

    群鸟惊飞,鱼跃水面。河上的怪叫传到陆地?卫队长拨着马头靠到少校身边。

    “长官,弗里曼尼少尉在军中颇有威信?那个海盗如此肆无忌惮地羞辱他,您是不是该……”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纳尔逊跟我说?德雷克不久前在比米尼岛吊死了几百人。”

    “嘶!”

    “在吊死那几百人之前?他为了让对手投降?当着他们的面屠杀了100人,折磨死了200人。”

    “嘶!!”

    “今天出航前我就警告过德雷克,弗里曼尼少尉是重要的军官,得活着,否则我会让他和他的海盗部下一起下地狱,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卫队长满是崇敬地看着自己高尚而勇敢的长官,饱含感情赞叹道:“长官,要是没有您的保护……”

    “我相信德雷克不敢忤逆我和纳尔逊,可他毕竟是世上最残暴的海盗之一。”

    斯宾塞抬手打断卫队长的赞美。

    “去告诉我们的军官,海盗疯狂起来会不计后果,而我的威严只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如果不想和弗里曼尼少尉一样,他们得先学会管住自己和部下的嘴。”

    “下次驻营,我保证军中每个人都会明白您的善意。长官,我保证!”

    ……

    无惊无险的十五公里。

    或许是得益于活牲先生过于难听的嗓子,整整十个小时的雨林穿行居然堪称太平。

    路上只发生了三起事故。

    第一起事故来自陆上。

    有个步兵在行军途中擅自离队,被捕鸟蛛叮了一口,等发现时他的面部肿成了皮球,早已经失去了救治的意义。

    第二起事故发生在水陆交接。

    为了保证步兵体力,斯宾塞规定每两小时更替行军连队。

    第二次更替时有个步兵违反先下后上的原则,在船板上进行推搡,以至于把另一个下船的步兵挤下了水。

    那个无辜的士兵在众目睽睽之下惨叫着引来了大群的食人鱼,而始作俑者还没等从后怕中解脱出来,就被洛林的水手直接丢进河里,步了先行者的后尘。

    第三起事故发生在水面,而且与前两件不同,估且算是一件喜事。

    凭着活牲先生孜孜不倦的哀号,真有只金刚鹦鹉被他的歌声所吸引,落到船上。

    虽然洛林最后也没有动手逮鸟,但活牲先生却得到了奖赏。

    他被从桅杆上解下来,摘掉头套,脚踏甲板,改绑到了船尾的信号杆上。

    短短一个白天,雨林把自己的残酷与恐怖**裸地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纳尔逊感慨着自己选择洛林的高瞻远瞩,斯宾塞乍舌于环境的恶劣严酷,陆军的士兵和军官们愈发噤若寒蝉,洛林则搞明白了一件事,所谓“熟悉雨林,吃苦耐劳”的牙买加驻军精锐并不比一群会射击的农民更值得期待。

    靠他们真得能攻下马那瓜么

    洛林深切地怀疑这点。

    夕阳西下,殚精竭虑一天的登陆部队终于顺利拐过了横平竖直的弯道,进入到水道宽阔的特里尼河湾。

    在这里,大河两岸骤然退避,河面宽度猛增到百余米宽。

    宽阔的河道中间是连片的长满树木的雨林沙洲,有座沙洲特别巨大,在沙洲的天然沙滩边,停泊着三艘挂网的渔船。

    她们的船型都是单桅的斯鲁普,两艘15米级,一艘10米级,两艘标准结构,一艘百慕大型。

    洛林轻易就认出了自己的苍青露珠号。

    她的外型虽然朴素,但因为经过了内舱改造,其甲板上层比正常的百慕大高了近半米,舱室宽边也与干舷更贴近。

    他们当然也发现了洛林船桅上高高飘扬的大不列颠米字旗。

    三艘帆船迅速离岸,苍青露珠号直奔向洛林的座艇,大丽菊和仙人掌号则飞也似找到陆行的斯宾塞,放下船板把疲惫的陆军们接到船上。

    在最后一个步兵上船,船板抽离河岸的那一刻,洛林几乎能明确看到了空气中那种大石落地的紧张释放感。

    他得心里升起一股明悟

    “广袤无边的热带雨林……看起来谁都不想在里面过夜呢。”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