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训练_犬之神[综]._七彩小说

犬之神[综]. 第230章 训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宴会结束后,赫狼准备出门来一趟大扫除,将不听话的兔崽子都ko掉。

  不过没等他离开王宫,后续的拜帖就如雨点一样砸了过来。

  送拜帖的大都是存活了好几百年的妖怪组织,也有一两张个人拜帖,都是赫狼早年认识的大妖怪们,这些大妖怪们没有加入西国,也不会来找西国的麻烦,算是赫狼的酒肉朋友。

  但除了拜帖外,赫狼还出乎预料的发现了好几张战帖!

  这些战帖无一例外洋溢着清澈的灵力和神力,一看就是正道神宫巫女或者得道高僧送来的。

  赫狼有些懵逼:“为什么会有战帖?”

  帮他处理工作的迪卢木多无语道:“您是不是忘记了,您曾捅破了黄泉女神的神国?”

  赫狼哦了一声,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在现代社会待了好几年,竟忘记黄泉女神可是创始神灵,自然是有神宫祭祀和神道巫女侍奉的。

  他嗤笑起来:“原来是他们……”

  神灵又如何,千百年后纵然他的消息传出去了,也依旧没有什么神道巫女来找他的麻烦。

  当人类不再信仰神灵,而是将自己奉上神座,只相信自己时,神灵也无能为力,更别说未来时代了,地球已死,人类将冲出宇宙,开创新纪元。

  赫狼懒洋洋的道:“将这些战帖都丢进垃圾箱吧。”

  迪卢木多微微蹙眉,他摇摇头,将战帖收起来,他看着那一叠拜帖道:“关于这个,您打算见他们吗?”

  赫狼没有回答迪卢木多的问题,相反,他打开了西国的地图,确切来说是西国结界点设立的地图。

  “整个西国一共八十一个小节点,以九个节点为一组,一共九大组,每一个大组都有一个最重要的节点。”

  赫狼的目光绕着九个节点转了一圈,恐山作为西国的起始之地,可以算是西国在现世的门户,其他八个节点大部分都在沿海岛屿上,除了两个地方。

  一个是雪女居住的大雪山深处,一处是日高山脉最的幌尻峰。

  前者是雪女和雪狼、雪精灵等族群的生存地,后者是阿奴伊原始居民信仰的自然精灵熊精灵居住的地方。

  位于陆地的两处结界点应该不会出事,毕竟这两只是最尊崇他的部族,恐山一向交由凌月姬亲自监管,那么……

  “我打算去各个结界点看一看。”赫狼想起奴良滑瓢将西国的子民拐走的事,不由得冷哼道:“顺便再去将不听话的刺头都干掉。”

  迪卢木多听后想了想道:“您又要出门吗?”他犀利的指出一点:“上次您刚回来没多久就出门,三百年后才回来。”

  言外之意,赫狼的信用度早就破产了==

  赫狼闻言连连咳嗽,他干巴巴的道:“这次真的只是去加固结界而已。”

  迪卢木多叹了口气:“算了,您真要出门我也拦不住,您还是去和凌月大人说一声吧。”

  “……”赫狼有种迷之憋屈感。

  凌月姬正在观看杀生丸修炼,赫狼来的时候正看到杀生丸娴熟的运用指甲上的毒刃和对面的妖怪打的难解难分。

  凌月姬看到赫狼过来,轻声道:“那个妖怪叫鹄丸,是你父亲早年的下属,他是一只狼妖,实力不错。”

  侍女搬来一个椅子放在旁边,赫狼坐下来看了一会,对尚且稚嫩的小狗妖不作任何评价。

  凌月姬笑眯眯的睨了赫狼一眼:“说罢,又有什么事了?”

  赫狼咳嗽了一下:“我打算出门去查看各地的结界点。”

  凌月姬微微一笑:“这件事可以先放放,有个事我要问个清楚。”

  她看向赫狼:“我听卢多说,你将送来的战帖都丢了?”

  赫狼撇嘴:“难道我要打上那些神社吗?”

  当他是傻子呢,哪一家神社只供奉一个神灵?大部分神社供奉的都是神系,先不说黄泉女神是否有供奉和巫女,就算有,那神社和巫女也一定兼职着其他神灵的神职,他打一个爽了,后续一大堆神灵都会找上门!

  他何苦现在去和神灵怼上?四五百年这些神灵一个个都会因信仰的丧失而沉眠或者消失,他只需要等待就行了。

  凌月姬听后松了一口气,很好大儿子没疯。

  她淡淡道:“你当初去黄泉是为了救人?”

  赫狼点头:“恩。”

  凌月姬追问:“除了这一点,再没有其他理由了,对吧?”

  赫狼皱眉:“怎么了?找上您了?”

  凌月姬揉了揉太阳穴:“阎魔是我的好友,她很生气。”凌月姬语气柔和下来,她看着赫狼:“不管怎么说,我能顺利转世活下来都亏了她帮忙,你上次利用她传信,据说女神很愤怒,似乎迁怒于她了。”

  赫狼一愣,他沉思了一会才道:“就算迁怒,她也不会有事。”赫狼当初动手前就已经想好了:“她是女神的神使,出了那种事,女神就算怪罪,也只能怪罪她有眼无珠实力不足,绝对不会怪罪她和我认识,或者以为她通敌。”

  虽说赫狼对神灵不感冒,可奇异的是他竟颇为信任神灵的能力。

  赫狼笑眯眯的道:“伊邪那美命女神是不会真正迁怒于阎魔的,骂她一顿或者还会给她增加点实力。”

  凌月姬听后深深的看了赫狼一眼,她叹息道:“是啊,阎魔姐姐的确实力变强了,可她也很难过和伤心,丹与,不能因为她变强了,你就认为给予她补偿后,就能随意践踏或者利用她对你的信任。”

  赫狼听后沉默不语,这么说来他的确有点不地道,若不是阎魔,他是不可能从源丹与成为具备狗妖和暗抚血脉的大妖怪的。

  哪怕他支付了报酬……可有些时候报酬不算什么,愿意出手帮忙才是关键。

  赫狼顿时有些灰溜溜的感觉,他蔫耷耷的道:“您想说什么?”

  凌月姬定定的看了赫狼一眼,在发现赫狼经提醒后的确有些惭愧后,心里松了口气。

  “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和感情是经不起算计的,丹与,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请你学会克制和理智。”

  赫狼听后怔怔的,半晌他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谢谢您,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赫狼挠头:“那我去黄泉一趟?”

  凌月姬闻言翻了个白眼:“你是去送死的吧?”

  赫狼可怜巴巴的看着凌月姬:“那您说怎么办?”

  凌月姬无奈笑道:“我希望你写封信给阎魔姐姐,将你当初那样做的原因解释一遍,然后诚恳的道歉。”顿了顿她道:“至于你和女神之间的事情……都说神威如狱,虽然你有信心,但也要为部下多考虑一下啊。”

  她委婉的道:“妖怪死后都要去黄泉的,更别说咱们西国里的人类了,哪怕我已经和阎魔姐姐说过此事,作为司职轮回的阎魔姐姐不会迁怒于普通民众身上,但是妖怪们……”

  “那也是我们的子民,不是吗?如果能用语言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对立呢?”

  “将你的想法告诉那位殿下,如果那位殿下执意怪罪,那就不说什么,整个西国陪着你一起在黄泉里当钉子户罢了,但如果有机会缓和一下,不是更好吗?”

  凌月姬笑眯眯的给自家儿子顺毛撸:“不管未来如何,我们总是会陪着你的,写封信说一说,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对吧?”

  赫狼听后眼神一闪,他想起在现世时见到杀生丸时,杀生丸说过的话。

  他是西国的王,他的背后站着整个西国子民,他……不管如何,永远都不会再是一个人。

  他沉默良久,笑了笑:“恩,听您的吧。”

  杀生丸擦了擦脸上的汗,将手上的汗巾交给侍女。

  “母亲和舅舅呢?”

  那侍女恭谨回答道:“王上和夫人在书房。”

  杀生丸垂眸,他早就看到训练场旁的赫狼了,以至于后期他练的更卖力,不过很快舅舅就和母亲离开了,是因为他的实力太差了,舅舅懒得再看吗?

  他面前扎着黑色马尾,一身黑色战斗服的狼妖似乎看出了杀生丸的想法,他道:“殿下,您何不请王上教导您呢?”

  杀生丸看向面前的狼妖,狼妖鹄丸道:“虽然当初王上在时我并没有加入西国,可后来侍奉斗牙王时,斗牙王曾好几次于私下里对我等说过初代王上实力强悍,尤其是他的刀术更是无人能敌,殿下这些年一直在开发天生能力,貌似没练过刀吧?”

  狼妖鹄丸提议道:“您可以和初代王上说一下,请他教导您刀术。”

  杀生丸一愣:“刀术?”

  他下意识的看向腰间的天生牙,天生牙是无法杀敌的刀,这也可以吗?

  鹄丸看出杀生丸的犹豫,不过他理解错了方向,以为杀生丸怕拒绝,就道:“或者您可以和夫人说一说,请她给您一些建议。”

  杀生丸若有所思,他点点头:“我明白了。”

  杀生丸走进书房,守门的侍女看到是杀生丸后,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恭谨的打开门请杀生丸进去。

  一进去杀生丸就看到舅舅正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母亲在旁边帮忙。

  凌月姬看了杀生丸一眼,笑了笑,示意杀生丸等一会,杀生丸想了想,走到旁边坐了下来。

  他静静看着似乎在写信的舅舅,有些深思不属。

  舅舅依旧穿着那身黑色外褂,白色长发撒在肩膀上,黑与白相对,明明是最简单的颜色,第一眼不过普通,第二眼就觉得素雅,第三眼就再移不开,然后才会发现这个看似平淡普通的男人实际上俊美的过分。

  杀生丸曾听来参加宴会的妖怪们抱怨过,说初代王看着太普通了,可实际上以他的实力来论根本不不普通,很多不明真相或者第一次见到初代王的妖怪都觉得自己被骗了。

  什么初代王太狡诈了这种传言早就传遍了整个西国。

  杀生丸听到这种流言,总是会觉得嘲讽和好笑。

  普通?不动脑子,不知道观察,不会仔细感受那平和却深沉如渊的妖气的白痴妖怪有何资格胡言乱语?

  于是不用迪卢木多动手,甚至赫狼都不知道这件事,就已经被杀生丸搞定了——他胖揍了那群小妖,然后像是扔垃圾一样将这群废物丢了出去。

  不过说来的确有些稀奇。

  杀生丸的目光落在微微晃动的毛笔上,自家舅舅执笔的姿势优雅从容,气定神闲,根本不像妖怪,反而像是偶然窥见过的人类贵族。

  甚至不仅是舅舅,包括母亲也是,一举一动优雅天成,反倒是父亲……以前他觉得父亲斗牙王的气势觉不输于母亲,甚至那狂放的妖气和强大的威压会让其他妖怪不由自主的追随,心生敬佩之意。

  只是现在想想父亲的举止,在看看坐在那挥洒自如的舅舅……

  噫,怎么有种泥腿子的对比感?

  想到这里,杀生丸不自觉的挺直了脊背,坐的更端正了。

  “写完了。”赫狼放下笔,将两封信笺交给凌月姬:“看看怎样?”

  凌月姬一目十行看完信笺,微笑起来:“真是漂亮的字啊,甚至能从字迹中看到风雅和诗酒……”

  她放下给阎魔的信,再去看给女神殿下的信,入目就是一愣,这字迹依旧风雅,却无端多了几分锋利和厚重,凌月姬哭笑不得,丹与这是在示威吗?

  赫狼耸肩:“我给出了台阶,要不要看是祂的事。”

  凌月姬叹了口气,也罢,赫狼能做出让步已经很不错了。

  “我会将信送到阎魔姐姐那的,这些日子你先别出门了。”

  赫狼点头,暂时推迟了自己的巡视西国计划,放下笔,他看向杀生丸。

  “修炼完了?”

  杀生丸犹豫了一下,起身微微躬身行礼,他看着赫狼轻声道:“舅舅,听您和母亲的意思,您最近不会出门,是吗?”

  赫狼挑眉,他点头:“暂时是这么打算的。”

  杀生丸深吸一口气道:“舅舅,听说您擅长刀术,不知道您能否教导我修行刀术?”

  赫狼一愣,他下意识的去看凌月姬,却发现凌月姬的脸上也浮现出惊讶的表情,也就是说杀生丸是自己想学刀?

  “好。”赫狼想起未来的杀生丸,再看看面前这个……哎,有点差距啊。

  唔,是该教一教。

  “也罢,你若是感兴趣,我就教一教吧。”赫狼算了算每天的时间:“你每天下午来找我。”

  杀生丸眼睛一亮。

  然后赫狼像是被点亮了诡异灯泡一样。

  “会写字吗?”

  杀生丸一愣,他点头:“会。”

  赫狼指着面前的纸笔:“写几个字我看看。”

  杀生丸拿过笔,犹豫了一下,索性写了自己的名字。

  赫狼接过来看了看……

  他开口:“有点丑。”

  杀生丸:“……”

  赫狼的目光变得苛刻起来,他审视着杀生丸:“你每天都干什么?”

  杀生丸干巴巴的道:“您没回来之前,我会跟着母亲学着处理政务,学习一些妖力技巧,或者和鹄丸对练,听母亲讲解一些事情。”

  赫狼冷哼了一声:“浪费时间。”

  “以后每日上午到我这里来,我处理政务时你在旁边学着,然后是提问时间,我会在头一天给你布置读书任务和功课,第二天回答。”

  “下午去训练场修炼,至于你的训练单……要等我检查你的实力后再说。”

  “晚上花费一个时辰练字,两个时辰读书,一个时辰写读书感想。”

  说完这些,赫狼看杀生丸:“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挤时间做,不要对我说不想学或者功课跟不上,也不要说压力太大想休息之类的话。”

  杀生丸想也不想就道:“我绝不会这么说的。”

  赫狼皱眉,又看向眼带笑意的凌月姬:“给他安排礼仪训练和谈话技巧课程,随便插话是很失礼的行为。”

  凌月姬抿唇笑,她道:“我知道了。”

  杀生丸看着自家母亲和舅舅,总觉得自己未来的生活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凌月姬在迪卢木多的护送下前往恐山结界点帮赫狼送信,赫狼拿起教鞭开始亲自教导杀生丸。

  一个妖怪最重要的是什么?自然是实力啊!

  赫狼带着杀生丸来到训练场,杀生丸的陪练鹄丸掩下激动的神色在旁边观看。

  赫狼道:“我看了你和鹄丸的练习,怎么说呢,招式粗糙的简直不能看。”

  杀生丸不吭声,看得出来,有点不服气。

  赫狼继续道:“你应该是在练习你的毒刃技巧,但很显然你的基本功不到位,招式间的空隙太明显了。”

  “对于实力一般的妖怪来说,速度更快,力量更大,威压更强……这些就足够碾压他们了,可你未来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是这种杂碎。”

  赫狼走到杀生丸面前,从腰间拔出了……纸扇。

  “人间杂货铺最便宜的货色。”赫狼对杀生丸一笑:“你自己来亲自感受一下吧,你那粗糙的攻击是多么垃圾。”

  遭受到赫狼的毒舌攻击,杀生丸年轻气盛,哪怕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舅舅的对手,依旧忍不住嗷一声揉身冲上。

  碧绿色的毒刃从他手指间猛地甩出,如阴冷迅捷的毒蛇一般倏而冲向赫狼的背后,赫狼脚步一错,甚至都不需要回头,不过轻轻晃动了一下身体,毒刃擦着荡起的衣袖冲出,他不慌不忙的往前走了一步,大约两米长的毒刃突然扭曲起来,猛地一甩,从右后方攻向赫狼。

  赫狼又往前走了一步,两步后正好来到杀生丸的攻击范围内,赫狼反手一打,扇骨正好打在杀生丸的手腕上。

  施加于毒刃上的力度被赫狼一拍,角度立刻出现偏差,毒刃斜斜的擦着赫狼那黑色外褂下摆冲出,砰一声戳在了训练场地上。

  赫狼得理不饶人,他那一扇子拍下来并非一招,很快后续连绵不绝的招式就砸了下来,从手腕到手臂,从手臂到肩膀,他的扇子如小棒槌似的,啪啪啪的顺着打了上去,随着他的打击,毒刃也彻底失去了控制,当赫狼一扇子砸在杀生丸的肩膀上,导致杀生丸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时,刷拉,合着的扇子骤然展开,轻飘飘的拂过杀生丸的小脸蛋,一阵淡淡香风擦过鼻尖。

  杀生丸忍不住定睛一看,扇面上四个大字,好好修炼==

  轰——!

  杀生丸要气炸了。

  他嗷一声全身妖力沸腾,两只手上都亮了碧绿的毒刃,同时五指成爪冲了上来。

  赫狼叹了口气,手腕一转,扇子刷拉合上后,左手架住杀生丸的右手,同时右手折扇如一把苦无一样灵巧的转了一圈,旋转后力度加大,重重砸在杀生丸的胸前。

  杀生丸下意识的再退,本来抓向前方的利爪顺势收回,赫狼身形斗转,双手一合正好卡住杀生丸收回的爪子,一脚迈出干脆利落的将杀生丸绊倒了!

  绊倒后的杀生丸下意识的护住脑袋,正好背对赫狼,赫狼嗤笑一声,顺势伸出另一只脚,直直踹在了杀生丸的屁股上,砰一声将粉嫩的小狗妖踹飞出去。

  杀生丸在低声滚了三圈才灰头土脸的爬起来,他气恼极了,却发现自家舅舅轻描淡写的弹了弹袖袍,刷拉又展开扇子,笑眯眯的扇风呢。

  这一次对着他的是另一侧的扇面,扇面四个大字:再接再厉。

  杀生丸:好气哦!但是打不过!!

  旁边围观的鹄丸安静如鸡,他的战斗经验比杀生丸要多,自然能看出之所以初代王能轻描淡写的暴揍杀生丸少爷,有且只有一个原因。

  太强了。

  强到杀生丸少爷的天赋在这位初代王面前什么都不是,褪去了天生强大的妖力和与生俱来的天赋,这位少爷的一切短板都暴露了出来。

  赫狼看着灰头土脸的杀生丸,笑眯眯的道:“知道自己哪里不足吗?”

  杀生丸抿唇,他压抑着挫败仔细想了想:“……是您说的基础吗?”

  赫狼点头:“你拥有不凡的血脉和天赋,然后呢?”

  杀生丸看着赫狼。

  赫狼道:“这些是你的父母传给你的宝库,而非你自己的。”

  “你的心境修炼和身体修炼太差了。”赫狼直接断言,然后他做出了粗暴的安排:“从明天开始,你要好好感受一下弱小的滋味。”

  然后赫狼送了杀生丸一叠封印符,将杀生丸的妖力封印了==

  “身为一只犬妖,你首先要锻炼的就是跑路的能力!”

  于是当凌月姬风尘仆仆的带回了阎魔的回信后,一进家门就看到自己的小儿子正像死狗一样围着广场跑圈,而大儿子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躺椅上吃着西瓜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