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其他小说 > 大排档 > 第十章 涨鸡蛋(三)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句话说得众人脸色各异。

    但总归是刀子没落在自己身上,就不觉得疼。哪怕是再富有同情心的人,在听到类似的事情,也只能表达一个节哀顺变的大致意思,最多也就是流几滴眼泪略表同情罢了。

    特别是,当这个人的伤痛,大部分的原因还是由他自己的冲动造成的。

    这个时候的张由,还仅仅是用刷围脖时候的键盘侠思维在分析着。

    那个小老板有错吗?当然有。但是他仍然罪不至死。就算他罪已至死,他的生命,也不是张鹭有权利去结束的。

    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能以年少轻狂这个词一笔带过的。因为,这毕竟是一条性命,也牵涉到几个家庭。做错了事,自然要承担责任,原本该是杀人偿命的案件,只被判了十二年,已经是轻很多了,更何况还只坐了七年多的牢就出来了。

    而且任那个谁……王娜吗?好像不是这个名字,不管了,任她瞎说一通就跑去拼命,也不用脑子想想她的说辞是不是真的,不去分辨照片的真假吗?

    可是他也知道,并不是所有事就可以就这么直接表达出来的。

    譬如当他们现在也是相对的既得利益者时。

    为了从他身上得知情报,凭借着他过去的经历,来分析出在遭遇类似情况时的应对方法。

    当然,更重要的是,没有经过社会洗涤的他们几人,在过去受到的教育中,除了沉默和一句“节哀顺变”,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是能做的。

    直到他又将自己代入了张鹭当时的年代环境和人物关系。

    张由喝了一口冰啤,想象着如果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会不会比张鹭处理地更好。

    虽然张鹭说的时候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但张由却还是可以凭借这只言片语构想出当时的大致情况来。

    他们有着相似的过去。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有个相处很好的女友,他不知为何,这个时候想到的却不是苏薇,而是高中时期的另一个女生。

    或许是张鹭口中高不可攀的那种描述,让他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来吧。

    他记得那个女生就是这样的感觉。

    张由在面对她的时候,总是有种不可磨灭的自卑感。

    他曾经在课堂上多次偷看过她,可是却连一个长点的句子都不敢在她面前说。

    由于座位的关系,张由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个女生的侧后背,和那一截雪白而光洁的脖颈。

    偶尔也会有她跟周围人讲悄悄话时的侧颜。

    她其实长得并不算特别好看,但是张由却总觉得,她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灵气在,不光成绩好,还经常是班里各种活动的领导者。少年时期迷恋金老,还曾幻想过自己是那个傻小子靖哥哥,而对方则是那个鬼精鬼精的蓉妹妹。

    所以,假设那个时候,在自己刚从姥姥家乡出来到城市后最自卑的那个时候,那女生成了自己的女友……哪怕是现在,张由一想到这个可能,就开始全身发热。更何况如果在当时。他想他可能都无心学业了,整天都会只想着怎么讨好她的欢心。

    他们或许会去图书馆一边自习一边约会,也许是一起学滑旱冰,张由对高中时期那些人的花样滑旱冰眼热很久了,只碍于他不愿意去浪费学习时间去玩这个,但倘若是约会,偶尔占用一丁点的学习时间,也不是不可以……特别,如果对象是她的话。

    可是,假使她在成为自己的女友的半年后,跑来告诉自己她被偷拍果照……

    张由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黑,身周寒冷,如坠冰窖。

    好一会,他的脑袋又像是炸裂一般,因为反复想着这样的可能。

    仅仅只是想象到这样的情况,他就觉得自己脑中热血翻涌,对那个不存在的人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恨意。

    像是为了更加加重他的恨意般,年幼时期村里某些人的嘴脸逐一划过了他的眼前,那样的照片,那样的闲言碎语,真的是会逼死人的。明明是世俗风味浓厚的大排档,张由却仿佛真的听到了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声。

    啊,如果是她这么说的话,实事一定就是这样的了。

    他麻木地放纵自己的意识往那个臆想中的人跑去,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跑去干嘛,会做出什么事来。

    “怎么了?”

    虽说是雀哥先注意到的,但照例是王陆先开的口询问,相比雀哥遇事总爱多想,踌躇不前的性格,王陆惯于遇事多问。就像此时,同样是看到张由这番满头大汗的状况,雀哥会担心随意喊他,就会像叫破梦游的人一样对他造成伤害,王陆则是想都没想就直接开口询问了。

    王陆的万事先问也包括了遇到张鹭之后。

    哪怕他明知对方身上有人命,也对此表示害怕,却还是就这么冒冒失失地跑去了。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自打他被家人发现出柜断了关系之后,这命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想怎么用也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

    当然,事实上这个时候,看到张由的景况,他联想到的是梦魇,觉得赶紧将对方叫醒,就可以打破对方的梦魇。

    张由也用行动告诉他这次蒙对了。

    他从自己脑中的幻境惊醒,王陆的声音传达到的时候,他正在与那个臆想出来的“仇人”搏杀。

    “怎么了?”王陆又追问了一句,这次,不光张由的双眼也开始对焦了,也成功地把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啊,啊。”张由应了两声,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像是刚从水里出来般浑身是汗,棉质的T恤吸满了水,黏糊糊地贴在身上,脑门上不住地往下淌水,甚至手肘部的汗都已经开始在地上形成一滩土豆大小的水迹了,“我……脑中将自己代入了一番。”

    一出口,他就发现喉咙冒火,想来是流了太多的汗导致的,出口的声音也显得格外沙哑。

    “谢谢。”他倒了一碗白开水,狠狠灌了一大口。自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每次一起吃饭需要喝酒的时候,他都特地多准备一壶白开水。

    “脑中代入一番……啥意思?”王陆乍一下还没听懂,一副黑人问号脸的样子。

    “我想,我倒是明白一些。”张鹭将清干净了的空盘子叠到另一个上面,腾出地方来,“恐怕是把自己以及喜欢的人代入了我当时的情况吧。”

    “……对。”张由缓过来不少,点点头道,“一开始,是我托大了,总觉得这样的事,如果是自己去处理,肯定能做好。所以才放任自己全身心地代入。”

    “你倒是诚实。”张鹭一笑。

    “你……”

    “真当我不刷围脖啊?”张鹭道,“我知道很多人都会那么想。”

    “事实上,他们说的也有点道理。只是,他们没算上人性。”

    “很多时候,他们的冷静,不过是刀没落在自己身上时的冷漠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