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代驾司机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理所应当
    岁月催年华,只道醉乡思

    乡思醉。

    这是刘琰波在很多年以前他自己酿制的一种酒,后来在胡老退休的时候,他把酿制的方法教给了胡老。

    宣纸已经被透湿,酒温刚刚好。

    在温老和胡老面前,刘琰波一直都不算是一个客气的人,他倒好三杯酒,也不邀请二老同饮,自己率先喝了起来,一饮而尽。

    “怎么样”胡老眼带笑意,温和地问道“我这个徒弟可还算过关了吗”

    “酒已经是好酒。”刘琰波话里有话地说道“只可惜这喝酒的时间上不太对。”

    作为华夏上一个十年里的第一人和第二人,以胡老和温老的睿智,又怎么能听不懂呢

    温老拿起一杯酒,小抿一口道“张家虽小,但你今晚想做的事,不妥。”

    “是啊。”胡老接过温老的话说道“这里毕竟是四九城,你小子今晚想做的事情,不仅于法不合,于理也太过,确实不妥。”

    “况且,你若是真做了,以你和张家现在的关系,那怕事后别人毫无证据,你必然也会倍受猜疑,一旦这种猜疑被传开,甚至酿成一场波及全城的舆论风波,那对你、对你的家人、甚至是对这城中治安的风评,都不会是什么好事。”胡老轻叹道“三人成虎,人言可畏,这四九城里的法治风评若是受损,小袭这个当今主席难免也会跟着脸上无光啊”

    刘琰波今晚到底想做什么

    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但胡老和温老却能猜到,因为他们已经足够了解他,了解他的处事方式。

    刘琰波虽然不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但他和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一样,心中还是有着一条别人绝对不可以逾越的底线,那就是

    家人。

    而相比起这世上大多数人保护自己家人的方式,刘琰波的方法却更加极端,当他意识到有人要伤害他的家人时,他反击的方式通常只有一种

    赶紧杀绝,一个不留。

    因为,杀人是刘琰波最擅长的事情。

    而胡老和温老恰好了解这一点,他们又恰好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能阻止刘琰波做这种事情的人。

    他们阻止他,甚至不需要理由,因为

    刘琰波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还是一口喝掉,然后放下酒杯从口袋里掏出了那片金叶子,看着它道“你们二老说的有道理,这次是我考虑不周。”

    说完,他放下这片金叶子,推到温老面前,又说道“温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一片应该是你手中的最后一片,虽然现在你已经卸任,但也不应该把它用在这种琐碎事上。”

    当年

    在继承了欧阳知画的遗志以后,刘琰波送给了温老十二片金叶子,每一片都代表着可以无条件、无理由地用来要求他去做一件事。

    如今时过境迁,多年以后的今天,还在温老手中的金叶子只剩下这一片,但之前已经回到刘琰波手中的那十一片金叶子,每一片都曾代表着一件为国为民的大事,他收回它们时,无愧于华夏,也无愧于已经故去的欧阳知画。

    但这最后一片,倘若现在收回,刘琰波觉得心中有愧。

    这一片金叶子,价值连城。

    可事实上,温老已经退休多年,他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不用再为国家大事操心,所以几乎不再需要真正地用上这片金叶子,但他也并没有推辞,收回道“我已经让琴丫头安排人去彻查张家,天亮之前,会有结果。”

    于公于私上,温老和胡老都不会允许刘琰波以他自己的方式去处理张家,但这也不代表他们就会允许张家如此欺人太甚,他们也是人,他们也会

    护犊子。

    “谢谢。”刘琰波说了一声。

    闻言,胡老和温老几乎同时看向了刘琰波,他们都看到了他脸上的平静和眼中的真挚,随后他们又几乎同时看向了彼此,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一抹诧异和欣慰

    他们记得,曾经的刘琰波,是很不善言辞的,或者说是有点很没礼貌。

    不过刘琰波的关注点却不在此,说起欧阳瑶琴,他不禁想起了她的伤,于是问道“温老,欧阳小姐受伤这件事,你知道吗”

    “知道。”温老点头道。

    “是因为什么”刘琰波追问道“公事还是私事”

    温老想了想,说道“算是私事吧。”

    “一个月以前,这丫头为了替她的朋友出口气,私自去了一趟岛国,想要暗杀掉山狗组组长的儿子。”温老详细说道“不过她失手了,据说对方有天忍级别的高手存在,要不是九黎在东京的情报站及时收到消息,并且施以援手,这丫头应该回不来了,但九黎在东京的情报站也因此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已经完全被摧毁。”

    为朋友出气

    去岛国暗杀山狗组组长的儿子

    光听这两条信息,刘琰波就已经猜到了原因

    欧阳瑶琴是为了李绯语才去的。

    上次山狗组试图绑架李绯语的事情于官方而言,确实已经告一段落,所以欧阳瑶琴这次的行动也确实属于她个人的私事。

    不过是因为私事、还是公事很重要吗

    对刘琰波来说,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他又喝了一杯酒,而后放下酒杯道“看来得找个时间去岛国走一趟了。”

    对此,温老和胡老并没有异议,甚至于

    温老点头道“你确实该去一趟,要是知画没有死,琴丫头现在说不定就该叫你一声姐夫了,你替她出这个头,理所应当。”

    “确实理所应当。”刘琰波也很赞同地轻喃道。

    欧阳知画在刘琰波心中一直占据着一个非常特别的位置,因为她是他十三岁以后的人生中的第一道光,一道真正意义上带他重见光明的光,所以只要是她生前想要守护的

    不管是人还是事,他都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去替她守护住。

    而欧阳瑶琴,是欧阳知画临死之际仍念念不忘的人,是她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亲妹妹。

    所以

    这确实是一件理所应当之事。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