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宫斗文里的皇帝 > 137.137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谢皇上。”

    海蓝端来一杯茶,苏皎兮接过茶, 亲自端给景琮:“皇上请用茶。”

    “坐吧。”

    “谢皇上。”苏皎兮在景琮对面的榻上坐了下来。

    景琮喝了几口茶, 见桌子上放着一本游记,拿起来随便翻了翻, 随口问道:“你喜欢游记?”

    “嫔妾闲着没事,就随便看看,顺便了解下各地的风景和风俗, 看着看着觉得挺有趣的。”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十年了, 但是除了京城, 她哪里都没有去过。说起来, 还挺可悲,因为这个世界的女人不能随便出门, 尤其是出远门。如果她穿到普通人家, 还能四处去走走, 但是她穿到了庆国公府, 百年世家, 规矩和礼教森严, 不容许她做出任何出轨的行为。

    “这本游记不错,写的比较真实。”

    “皇上也看过吗?”

    “朕没看过, 不过它这里面写到的关于北疆的风景和风俗都很贴切。”他在登基成帝之前, 身为秦王的时候,一直镇守在北疆, 在那里生活了将近十年, 对于那里的一切都非常了解和熟悉。

    苏皎兮听到这话, 立马想起来皇上在登基之前,一直守在北疆。

    “皇上,嫔妾看这本游记说北疆的民风豪放,是真的吗?”

    景琮轻轻地点了下头:“恩,那边的老百姓比较随性,不拘小节。”北疆是个极寒极苦之地,那里的老百姓为了能活下去,自然顾及不到规矩和礼仪。饭都吃不饱了,谁还去在意这些有的没的。

    “嫔妾还见书上写那边的食物很好吃。”

    “北疆主要吃羊肉,味道是不错。”景琮见苏皎兮一副嘴馋地模样,不由地失笑,“你要是想吃,直接叫御膳房做就是了。朕记得御膳房有一两个来自北疆的厨子,做出来的饭菜的味道比较正宗。”

    苏皎兮站起身朝景琮行了个礼:“嫔妾先谢皇上。”

    景琮又翻了翻苏皎兮看的游记,发现她在空白处写了不少标注。

    “皇上,书里说北疆那边的冬天到的非常早,而且也非常冷,那边的老百姓们是怎么过冬的?”苏皎兮知道景琮是一位励精图治的好皇帝,非常关心民生,所以她才会找这样的话题聊,但是又不会涉及到朝政。

    “北疆的冬天要比京城的冬天冷上几十倍,一到冬天就会冻死很多人。”他第一次去北疆的时候也被冷的受不了,眼睁睁地看着不少老百姓和将士被冻死。

    苏皎兮紧皱着眉头,脸色凝重:“怎么会这样……”

    “现在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到了北疆后,因地制宜地开垦种植粮食和棉花,让北疆老百姓的日子慢慢好过了起来,也让老百姓能穿上暖和的棉衣。

    “这都是皇上的功劳。嫔妾听说皇上以前在北疆的时候,让北疆的老百姓过上了能吃饱穿暖的日子。”说实话,这位皇上不仅颜值高,而且非常优秀能干,很难有女人不喜欢他。

    “朕只是做了朕该做的事情。”说实话,自从做了皇帝,他发现一个人的力量真的微不足道,想要把这个国家治理好,就需要贤能的人才。

    “皇上,嫔妾不懂的什么大道理,但是嫔妾知道能让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皇上就是好皇上。”先帝在世的时候,虽然还没有达到民不聊生的地步,但是很多地方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怨声一片。皇上登基后,这六年勤政为民,不仅让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还出现了盛世的情形。如果皇上一直这样保持下去,说不定能达到大周朝前所未有的盛世。

    景琮自从登基后,一直被夸赞是好皇帝,是一位明君,他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现在听到苏皎兮这番话,他倒不觉得是在拍马屁。

    “让老百姓吃饱穿暖可不够。”他下一步的目标是让老百姓们都能读的起书。在这个世界,生活在下层的老百姓几乎都是文盲,因为读书是有钱人才能做的事。一个国家想要国富民强,教育必不可少。

    “嫔妾见识短,只要觉得能吃饱穿暖就很幸福了。”

    景琮微微挑了下眉梢,似乎有些诧异:“庆国公府很穷吗?”

    苏皎兮囧了下,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皇上,嫔妾的意思是嫔妾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只要能吃饱穿暖就心满意足了。”

    景琮听到这话,深深地看了一眼苏皎兮。她这是在向他表明,她没有什么野心么。

    “你倒是容易满足。”

    苏皎兮小心翼翼地问道:“皇上,嫔妾是不是很没有出息?”

    景琮笑着说:“是挺没出息的,这让朕很容易养活你。”

    “皇上,嫔妾很好养活的。”比起其他妃嫔,抱着盛宠六宫的目的,她是真的很没出息。她进宫就希望自己不会太受宠,但是也不会没有任何恩宠,只要能让她平平安安就行了。

    “朕知道了。”这位女主进宫的确没有什么野心。只要别的人不找她的麻烦,她绝不会找别人的麻烦。进宫有一段时间了,她整天窝在自己的屋里,就连和她住在一个院子的王美人,她都没有多交往,只关着门过自己的小日子。

    “时候不早了,安置吧。”如果后宫的女人都能像苏皎兮这样安分,那他会省心很多。

    “是。”

    思雨阁的西边,王美人站在窗前,看着东边屋子里灯火灭了,心想皇上应该和苏美人睡下了。

    “主子,刚刚皇上来的时候,您怎么不过去请安?”秋霜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让皇上记得自家主子。

    “皇上翻了苏美人的牌子,我去请安算什么。”王美人嗤笑一声,“我可不是云婕妤做出截胡的事情。”

    “可是,宫里的妃嫔们不都会这么做吗?”截胡其他妃嫔,在宫里是很常见的事情。说实话,如果一个妃嫔能成功截胡别的妃嫔侍寝,这也是她的本事。

    “皇上刚刚来的时候,我去请安只会让皇上觉得我是个不老实的人,说不定还会讨皇上的嫌弃。”王美人心里看得很明白,“我的家世可比不上云婕妤,还是老实规矩点比较好。”

    秋霜觉得自家主子的这番话有些道理:“主子英明,是奴婢愚钝了。”

    王夫人扬起嘴角别有深意地一笑:“明天早起,我们去御花园采清露。”

    “奴婢知道了。”

    次日一早,王美人就带着秋霜去御花园采清露,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去上早朝的景琮。

    “嫔妾给皇上请安。”夏天早上的露水很重,王美人去了一趟御花园,她的头发就有些湿了,为她增添了几分柔弱。

    景琮看着跪在路边的王美人,似乎有些惊讶会有妃嫔起这么早。

    “你这是从哪里回来?”

    “回皇上的话,嫔妾刚从御花园采清露回来。”

    “这么早去采清露?”

    “早早地去采清露,清露才是最干净的。”

    “你采清露泡茶?”

    “是的,嫔妾喜欢用清露泡茶,这样会让茶叶更香。”

    景琮没有再说什么,抬了抬手示意抬轿子的太监继续走。

    等景琮走了很远,王美人这才站起身。

    “主子,刚才皇上问您的时候,您怎么不顺势请皇上来喝茶?”秋霜觉得刚才是个很好的邀请机会,可惜被主子错过了。

    “我要是那么做了,岂不是太刻意了。”

    “奴婢不明白您的意思。”秋霜一头雾水。

    “我不能让皇上以为我故意去采清露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虽然她真的是故意的,但是她不能给皇上的感觉是刻意的。“如果我刚才邀请皇上来喝茶,就是故意向他邀宠。”

    秋霜心里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主子怎么说都是对的。“主子英明。”

    “不管怎么样,我让皇上暂时记住了我。”王美人笑着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天都像今天早上一样的时辰去采清露。”

    “主子,那今晚皇上会翻您的牌子吗?”

    “或许会,或许不会。”

    秋霜又被王美人的话弄糊涂了,主子一大早跑去御花园采清露,又选在皇上去上早朝的时候回来,和皇上来了个偶遇,为的不就是侍寝么,怎么连皇上今晚来不来都不确定。

    “回去把采的清露煮茶。”

    “是。”

    王美人回到思雨阁西边的屋子里,梳洗了一番后就去补觉。

    苏皎兮得知王美人刚刚采清露回来遇到了皇上,哪里不知道王美人在打什么主意。

    “王美人一大早就去采清露,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去上早朝的皇上,这分明就是故意的。”海青觉得王美人挖了她们的主子的墙角,心里很是气愤。

    “奴婢以前见过秋霜去采过清露,倒是没有见过王美人亲自去采清露,她这么做是为了吸引皇上的注意。”

    苏皎兮见自己的两个婢女一副愤愤地模样,不觉觉得好笑:“王美人并没有做错,你们在气什么。”

    “主子,王美人分明在挖您的墙角,您怎么能说她没错?”

    “如果昨晚王美人在皇上来找我的时候,她跑过来给皇上请安,或者在皇上来之前,来我这里喝茶聊天。那她就是故意挖我的墙角。可是,昨晚皇上来的时候,王美人连面都没有露。”对于这点,苏皎兮觉得王美人不是没有脑子的人。“她今天特意早起去采清露,又选在皇上去上朝的时候回来,她这么做是为了吸引皇上的注意,这并没有错。”

    海青觉得自家主子的话没错,但是她心里还是很介意。

    “可是……”

    “王美人很有职业道德,没有像云婕妤那样截胡。”苏皎兮又补充了一句,“再说,皇上已经离开思雨阁,她根本没有在挖我的墙角,你们就不要生气了。以后看到王美人,你们要客气点。”这位王美人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不和她交好,但是也不能交恶。

    海青和海蓝异口同声:“奴婢知道了。”

    “嫔妾恭请皇上圣安。”

    景琮坐在步辇,看着跪在路边的妃嫔们,神色淡淡地开口:“都起来吧。”

    “谢皇上。”

    “皇上,嫔妾听说用清露煮茶特别好。所以,一早就来御花园采清露。”说话的是穿了一身嫩粉色长裙的人,她是林美人,不是这一届的新进宫的妃嫔,而是三年前被送进宫的。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盈盈地看着皇上。

    站在步辇旁边的刘尽忠低着头,拼命忍着笑。

    坐在步辇上的景琮却一脸严肃:“清露煮茶是不错,你们是该多喝喝,可以静静心。”说完,抬起手,示意抬步辇的太监继续走。

    “嫔妾恭送皇上。”

    等皇上离开后,林美人怒瞪着和她一起来采清露的人。如果就她一个人来采清露,皇上一定会注意到她。这些新人真是太不安分了,想着法子争宠。

    见皇上走了,其他妃嫔也没有兴趣留在原地了,抱着刚刚采的清露回到了自己的宫里。

    林美人回到了储秀宫,吩咐身边的宫女如意把刚刚从御花园采来的清露拿去煮茶,到时候再送去养心殿给皇上品鉴。

    储秀宫的主位温婕妤刚刚起身,听说了林美人一大早去御花园采清露一事。

    “皇上多久没有来储秀宫呢?”温婕妤问道。

    “回娘娘的话,皇上有三个月没有来储秀宫了。”

    温婕妤听到这话,脸上却露出一副恍然地神色,而不是神情黯然:“难怪她坐不住了,效仿新人去采清露偶遇皇上。”对于皇上三个多月没有来她的储秀宫,她本人倒没有什么反应,不难过也不着急,就好像皇上来不来,她都无所谓。

    “不是奴婢嘴碎,林美人可是宫里的老人,她怎么能像新人一样跑去御花园采清露?”桂芝对于林美人这个做法很是看不上眼,觉得丢了她们储秀宫的脸。

    “新人进宫,个个容貌绝色,如果她再不争取,她怕皇上彻底把她忘了。”温婕妤对于林美人这么做没有什么意见,她自己不争不抢,不能让林美人和她一样。

    “可是她这样做丢了我们储秀宫的颜面啊。”林美人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让她和主子住在一起,就是惊扰了主子的安宁。

    “只要她不做出坏了规矩的事情就行。”温婕妤轻笑一声,“如果她有本事让皇上宠幸她,到时候升了她的位份,让她搬出去,也不免是件好事情。”虽然这三年来,林美人没有给她带来什么麻烦,但是她这个人喜静,喜欢一个人住。

    “她哪有那个本事升位分啊。”不是桂芝看不起林美人,而是林美人本身的容貌就不是出色,而且性子蠢钝,说话没有脑子,皇上怎么可能宠爱她。

    “万事皆有可能。”这后宫里的事情说不准,说不定林美人哪天就入了皇上的眼。

    桂芝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出来:“娘娘,皇上三个多月没有来储秀宫了,您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

    温婕妤听到桂芝这句话,抬眸诧异地看着她:“你想让我去争宠?”

    “娘娘,奴婢知道您性子淡泊,对于圣宠一向是不争不抢,但是娘娘……”桂芝停顿了下,斟酌了下用词,“您难道想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宫里生活吗?”

    温婕妤端着茶盏,沉默不语。

    桂芝见温婕妤没有生气,继续说道:“娘娘,不管怎么说,您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这样您后半生在宫里会有依靠啊。”

    茶盖轻轻地碰撞了下茶杯后,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桂芝吓得不敢再说话了。

    “桂芝,你说的话,我都明白,但是有了孩子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温婕妤自然希望也有一个孩子,但是她家世普通,不能作为她的后盾和依靠,她要是有了孩子,不一定能保住。

    “娘娘,到时候我们谨慎小心点,就一定不会出事。”桂芝知道自家主子在担心什么。“再说,皇上如今子嗣很少,您要是怀有身孕,皇上一定会十分重视,到时候谁敢打您肚子里孩子的主意。”

    温婕妤神色若有所思:“这件事情,我要好好地想了想。”

    见温婕妤把她的话听了进去,桂芝就没有再说了,伺候温婕妤用早膳。

    用完早膳后,温婕妤带着桂芝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林美人先走了,没有等温婕妤一起去承乾宫。

    王美人虽然侍寝,但是还是一早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其他妃嫔看到她,自然又是一番明嘲暗讽,都说她这个清露采得好。

    苏皎兮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边喝茶一边安静地看戏。今天的主要是王美人采清露偶遇皇上这一招成功了,还有其他妃嫔效仿王美人的做法。

    皇后看了一会戏后,这才开口:“皇上说得对,这清露煮茶是不错,你们多喝喝,可以静静心,尤其是天气这么热。”

    “皇后娘娘,臣妾觉得就算她们喝了清露煮茶,她们也静不下心来。”丽嫔摇着手中的团扇,目光嘲讽地看着今天早上去采清露的几个妃嫔。

    “丽嫔娘娘,嫔妾以为您煮的一手好汤能静心。”云婕妤放下手中的茶盏,嘲弄地看着打扮娇艳明媚的丽嫔。

    丽嫔听到云婕妤讽刺她,脸色不由地一沉,立马讥讽地反驳回去:“云妹妹,你这两天怎么没有半路去勾引皇上去你那啊?”丽嫔这话说的非常直白,这让云婕妤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云婕妤见其他妃嫔都在嘲笑她,冷哼道:“我能半路让皇上去我那里,那是我的本事,可惜丽嫔娘娘您好像没有这个本事留住皇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