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网游同人科幻末世恐怖惊悚其他小说 排行榜单 浏览记录
七彩小说 > 其他小说 > 蔚蓝的天空没有雨 > 第四十五章 羡慕忌妒愤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四十五章羡慕忌妒愤

    田明杰忽然想起田川怒怼王老师的英勇之举,问田川,“王老师会不会找你班主任?”

    田川一愣,脱口道,“他为什么要找我的班主任?”话一出口,就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哈哈笑道,“我就怕他没这个胆。”

    田明杰皱眉道,“田川,你昨天说的是真的假的,是你瞎蒙吧,是不是就想吓唬吓唬王老师?不过,我觉得王老师好像真害怕了,难道他们真把高考名额卖了?”

    田川两眼盯着田明杰,问,“要是有机会参加高考,你回不回校?”

    田明杰眼中显过一道亮光,迅即又暗淡了下来,说,“你上次就说过。看来你好像真的有办法让我参加高考。”

    田明杰咬着嘴唇想了想,说,“要是只为了参加次高考,我就不想回去了。离高考还有四个月,我的成绩又很差,就是脱了底裤也追不上,还是算了,别去滥竽充数了。王老师想把高考名额卖给谁就卖给谁吧。”

    田川呆呆地盯着田明杰,不知该为他的话鼓掌呢还是抽他一耳刮子。田川暗叹一口气,像田明杰这种心态,不少人都有。说的好听点这种人叫滥好人。自己的权利就该自己享受,要把这种权利交出去,也得当事人自己决定。没有人能剥夺这种权利,更不能让别人打着高大上的幌子买卖这种权利。

    田川脑子里又涌出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这个古老的梗,田明杰无疑就是数钱的无数人中的一个。

    “像王老师这样倒卖高考名额的人不止他一个,也不是一个普通老师能操作得了的。当然,这些事不是你我能解决的。我只是想知道,要是你能考上大学,你想不想回校?”

    “那还用问吗?”田明杰说罢,又狐疑地看着田川,说,“田川,这是你第二次问我了,你真有办法让我考上大学?”

    田明杰微一思索,似乎明悟了什么,说,“哦,我明白了,你说的大学,是那些民办大学吧。民办大学也成,不过我听说民办大学的学费很高,我家里也不是很宽裕,一年两年还能撑过去,再多的话,我爸妈肯定就很吃累了。”

    田川一拍田明杰的肩头,说,“你还有这个念想就成。”说罢,田川想起自己为了离开学校,那是绞尽脑汁想法子。一转眼,自己又为怎样把田明杰弄进学校里而费神。典型的精神分裂啊。

    有了民办大学这个梗,田明杰也兴奋起来,对田川说,“你有做不过来的事情也匀一些给我。”

    田川吁出一口气,说,“明杰,我等你这句话好久了,等的花儿都谢了,还好,花谢了才能结出果来。”

    “我能做什么,你说吧。”

    “慢慢来,等回校后再跟你细说。”

    “好。那我回去了。”

    “在我家吃罢。”

    “我今天刚回来,第一顿饭得跟爸妈一起吃吧。”

    “行,在家里还能呆几天,机会有的是。”

    田川送走田明杰后,在心里梳理了一下自己要干的事情。不梳理不知道,一梳理把田川也吓了一跳。想不到不知不觉中,自己给自己揽了这么多活。

    手机方案算一件,这件事做的最麻利,黄有德已经在干了。

    第二件事,就是河滩地。这是老爸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也给上辈子的田川造成了伤害。

    第三件事就是田明杰高考的事。田明杰不仅是田川前世里最贴心的朋友,而且也将是这一世里最得力的伙伴。帮田明杰就是帮自己。

    第四件事就是帮大姑与老爸搭建个生意平台。

    还有一件事,田川瞄准了奇迹,想在奇迹身上啃些肉下来。现在田川的肚子里油水太少,满足不了快速增长的需求。

    要是按时间来排序的话,奇迹放在首位,田川打算在回校后一个星期内解决。奇迹解决了后,给大姑与老爸的平台搭建才能顺利进行,虽说黄有德答应借给自己二十万,但田川觉着还是花自己赚的钱最有成就感。这件事情要在二月里完成,还有一个月,时间上来得及。

    河滩地,涉及到与张家的冲突。不管这辈子还发不发生,田川都不能掉以轻心。现在的张家,对田川来说还是一个庞大的存在,不仅仅是一个村霸这么简单。所以在四月中下旬之前,田川要阻止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

    而田明杰参加高考的事情,田川可以用钱来解决,但田川不想让把田明杰赶出学校并剥夺他高考权的人渣过得舒服。这件事也得在高考报名之前尘埃落定。

    这么算来,在五月来临之前,田川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也难怪田川耿耿于怀于被困在学校里了。

    晚饭后,田川陪着爸妈与小妹看着电视聊着闲天。田爸明显不在状态,大姑夫的提议,给了田爸极大的心理压力。田川很想跟老爸交个底,但是田川又想起重生后跟田明杰的会面,自己说什么田明杰也不相信。现在跟老爸交什么底?说自己有钱?钱在哪里?田川的银行卡里也只有八万,拿八万去做批发还是少了点儿,而且做批发田川是利用了接下来必然要爆发的非典。直到现在,非典在哪里?还没影嘛,至少在媒体上已经没影了。

    田爸最后发话说,明天就是除夕了,晚上还要守岁,今晚上就早些睡吧。田川自然从善如流麻利地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里。

    躺在火炕上,田川双手反扣枕在脑袋下面,看着胸膛上放着的IBM就一阵头大。

    要是昨天晚一点回家,到网吧里下些有用的软件,也不用守着笔记本无事可做了,真是一次操蛋的购机经历。

    百无聊赖下,田川迷糊着进入梦乡,是得早睡了,明天的事情不少,得替爸妈多分担些。

    不过,第二天醒来时,田川不觉有些怅然。一会儿就要跟老爸一起去上坟。谁跟谁近,过年上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谁跟谁的血缘更近,而非交情更好。

    这里的风俗,在除夕这天,五服之内的要结伴给过世的先人上坟烧纸放鞭炮。五服之内的平时也可能磕磕拌拌,甚至大打出手,但在除夕上坟乃至守岁拜年,都要暂时摒弃恩怨,共进共退。

    每年的这个时候,田川看着其他家族都是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忽拉拉拉出来,浩浩荡荡,一水的摩托车,轰鸣着冲向祖茔,就有些羡慕。

    再看看自家,就自己与老爸两人,或骑自行车,或步行,田川还得扛着一根长竹竿好放鞭炮,跟那些大队伍相比,也更添自家的孤单与无助。

    起床的时候,田川暗暗发愤,今生要多生孩子。重生前不是放开二胎了吗,放不放开自己不管,反正此生不生个五男三女绝不收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